35)

仿佛从最遥远的星辰

我一光年一光年地慢慢向你靠近

我所经过的宇宙星河充满了探求你的讯息

我小心谨慎地不让自己燃烧过快

让每一条射线无尽地去震动属于你的秘密和召唤

直到我的轨道

可以完美地贴合你的轨道并行

 

34)

我曾一万次虚构过你,

如今, 你活生生的走来

带着自我清晰的自我面目

和曾经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与我擦肩而过的孤独

你说:

我是你的作者

正如你是我的作者一般

 

33)

我把给你的情书,

写进电脑、 写进硬盘、

写进风写进沙写进流水

写进我身体的底部

写进我腰椎的第四节第五节

几乎想写进我的子宫和耻骨

神也不得修改一个字

直到时间把一切爱欲蒸煮

让我明白

当我们讨论爱情的时候

不过是在讨论对爱情的感觉

而那个感觉像伽玛射线

一旦射出,就一往无回地冲向太阳

灼热、 迷狂又销魂

 --- 2016/2/21

 

33)

罂粟是一种玫瑰

玫瑰是另一种罂粟

不死的爱欲如海

海底是火山、鲜花、

和旅行过满世界的新鲜肉体

 

不能怪责春风,也不能怪责蜜蜂

在我的蕊心里

是塞壬的歌声

酒神的狂欢,和 Eros的宠蛇

对于每一个闯入者,

从此, 罂粟不再在罂粟的山里

玫瑰也不再在玫瑰的谷中

 

--- 2016/2/14 上海

 

32)

它哭了两回

一回短另一回长

一回干另一回嚎啕

一回在1978, 另一回在1979--2016--某年某月某日

 

在伪道德和真血脉筑成的堤岸下,

一个女人在奋力划着船

有人叫她疯子

有人叫她道德背叛者

它叫她母亲

 

它并不仅是一个女儿

它是她和他历史的女儿

它是一地鸡毛和头顶月光的女儿

它不希望它是一个女儿

它是她自己

一个裸泳者

从大渡河到长江尽头

按住业力的黑鸟的头

和嘴

让它在完美的理性之宁静里面

停止其无尽的呱噪

 

“嘘------ 你们的历史到此为止!”

- 2016/01/29

 

31)

不可以狂

但可以敢

不可遏制地在奔跑

在穿过无数空房间的时候

倘若撞见另一个不停奔跑的人

看着他满脚的血和闪亮亮的眼睛

那就是我的爱情

修改于2016/01/17

 

30)

我抓住了小精灵的尾巴

又让她逃走

比古希腊比古巴比伦更久的是

小精灵daemon 的年轻

那种被永恒之火灼烧过的年轻

我把身体拱成巨大的水塘

任由她来其中荡漾

水塘底,两只兽在纠缠争斗

一只叫勇气,另一只叫恐惧

小精灵从不仲裁或者调和

只是悄悄告诉我:

主人喂食哪只兽,哪只兽就会赢

 --- 2016/01/13

 

29)

踏上凝视当下的雪橇

一条腿是时间的意志

另一条腿是空间的想象

你滑过老天使和蜘蛛女的华尔兹

你滑过过神父的祷告和僧侣的诵经

你滑过南京东路和沙漠里的明珠

你滑过那个情人和他甜蜜的告白

你滑过的每一步

都充满奇迹和迷人的弹性

因为,专注就是至高的祈祷

--- 2015/01/07

 

28)

倘若新年有什么诱惑的话

那就是早起的诱惑

在情人还没有苏醒的时候

在天空还未变透明的时候

你先成为你自己的精灵

然后让你的幻想超越任何事

6 am, 元月二日。

 

27)情诗一首

 

时间锦袍上最华丽的一角上

无法摆脱的激情

与无处而逃的爱情

戴着同一个面具

情人们,既是一片肉也是一片心

从脚底 到脊背 再到耳朵根和手心

肾上腺和副交感神经交织的秘境

如果能让你抱住我

情愿失明!  

---- 2016/0101

 

26)你的手指

 

你的手指

搅动了我身体之上的海洋

在那里, 一条巨鲸之路

把100个夏夜之后的月亮洗的 很白很白

每一处白色月光里

李白、里尔克、 佩索阿的魂灵

沐浴着孤独的圣泉

孤独,

即是你我游离于世间之外

又是进入全景万物的入口

 

  1. 母亲的白羽

 

  •  
  •  
  •  
  •  

突然看到, 河流的这头

  •  
  •  
  •  

 

 

 

 

 

23)来自未来的信使

 

从黑月到新月

夜, 浓缩成一声激昂的吠叫

孤独的狮子

从东亚走到西非

等着迎接一位神秘的先知信使

那是四十年后的我自己, 踩着时间烽火轮

微微地笑着招手说

“万般皆好 just flow! " - 2015/12/15

 

 

 

22) 慢半拍

 

对于总是慢了半拍甚至一拍的人而言

空间的静默

是否能带来时间的强留?

在慌乱的物质主义之外

树根在生长、细胞在更替、 两个幽灵在头顶搏斗

那是渴望永恒的自我

试图把肉身打醒  ---2015 /12/07

 

 

21)怀疑

 

我怀疑咖啡与红豆

我怀疑宝石与砖头

我怀疑人民币和美钞

我怀疑你和我自己、 中国与美国

我怀疑信仰和救赎

我怀疑了我们对神圣的渴望

也怀疑了批判和异教徒

可是我其实什么也不是

存在的,始终存在

我怀疑的不过是

我对于所有存在的感受 -- 2015/12/06

 

  1. 故事

 

贪婪地,我吞掉我的故事,还有我母亲的、我爷爷奶奶的

因为吃的太饱太圆,我咕噜噜地从山顶滚下来

滚过三线建设的公路,滚进了城里、海边、甚至漂洋过海了

那些故事们藏在胃壁之后、整齐排列于脊柱两侧

安静地长成一颗颗种子,发着国王一样的冲动的芽

那些嚷嚷着要看我的故事集的朋友们,不要着急

待我把手中理想的箭头一只只全射向太阳

我会躺下,剖开骨肉

给你们看看那些故事的开头

 

2)食尾蛇

 

逃逸了概念、 时间和对文字的想象

冲出了碎纸机包裹的结局

食尾蛇不断咬食自己的身体

直到,那一瞬间咬无可咬,

它怦然掉入意识的脐带

在宇宙的子宫里

天空蓝的不像话

而失重,

是唯一的回家方式因是因非

 

3)神在山顶之上

 

经过无数歧义的窗口

一个个自以为宇宙中心的炉灶

正蒸汽腾腾

因是因非 因非因是

是亦一无穷, 非亦一无穷

时间,轻轻地笑了

而真相,

稳坐在山顶

冷冷地看着

山脚下不断争吵的人们

----- 2015 年 八月18日

 

 

4)致友人YW

 

我代表

星星、月亮、暧昧的夜色和正大光明的晚灯,

代表繁花、青草和盛夏的果实

无比郑重地向你表示关心

祝愿所有友好与不友好的细菌

都不与你为敌

然后大海也羡慕了,天空也嫉妒了

嫉妒我如此关心你

而你不过

只是吃坏了肚子而已

--- 2015 年八月16日

 

 

 

 

8) 归乡

 

没有真正的故乡

除了天上

诏书和墓志铭

早早书写停当

密匙藏于血液

亿万次撞击心房

可叹 我目盲

 

待我切碎了时间

咀嚼了因果

把那命运之花狠狠尝

才惊觉

先知,从未停止歌唱

 

当迷鸟瞥见归途

便骤然长出天神的翅膀

 

-----作于 2015 年1月

 

 

9) 传奇

 

老人们说,

那时候,还不是故事的开头

那时候,有大地、河流、树木和风

还有神、爱和痛

 

神的妻子爱上了魔鬼

欢愉在舌尖

颤抖在喉头

SITA 之于RAM 之于RAVAN     (注: 三个梵文词为印度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中的人物)

 

牧人的歌从此有了新的名字

神的孩子,还是神与魔鬼的孩子?

她的名字像个咒语

从歌者的喉 爆破而出 直击长空

 

女武神立于原野

几百世轮回的土地

怀玉而行

不言不辨

 

剑已归鞘 复行何处

她说,从从前的神话

去到下一个传奇

 

------2014圣诞上海家中

 

(其中的三个英文是梵文中表示三个神的名字)

 

 

 

11)无知

 

邪恶, 倘若彻底,实属罕见

无知, 从一到百,不觉新鲜

那些“正义凛然”的声音啊

微博上、微信上、小界面、大屏幕

无所不在

天朝的府上、街头、巷尾、乡村里

生机勃勃

 

放学路上我想说,

叔叔阿姨伯伯婶婶

省省不知底细的同情和道义感吧

有人演

你们也陪着演

入戏太深 演的太妙

台词绝美 念白真切

如此一般 傲慢与偏见

从此我不讲方言

从此那个地图上的小城

意味着离开、身后、 再见

 

 

无知

一种现代黑死病

小城有,大城更甚

蛮子和文明兽

网上网下  城里城外

小丑着皇帝的新衣

声势浩大地

癫狂 走过

 

12)无用

 

一流的、二流的、 三流的、

不入流的

国际的、乡土的、广场舞的,

在桃花流水面前,

统统无关

大抵无用

 

黑象白马灰的雪

才是相思

似乎一无是处的美好

只待你经过

博你一笑

 

无用的我,

等有闲的你

撞到怀里来

把我的无用 好好端详

 

---2015 02 01

 

 

14)长夜

 

长夜, 无了我

你也未曾来过

 

秋千

荡了他们去月上

方 —— 见 ——

混沌开了

又合

卷了那六便士而去

 

纽因特人说

太阳早已不在从

旧时的冰界限上升起

 

-------于2014冬至夜,上海

 

 

15)慕

 

火车、诗句、和你

渴了我的眼

只能把你

一饮而尽

 

亲吻, 无处着陆

恰好 ——

爬满树干屋顶

 

月还未落

太阳照常升起

 

-----2014 圣诞夜

 

16)情诗一首

 

每次见到你

都仿佛走在波涛汹涌的堤岸

那壮阔翻滚的海浪啊

是我的情欲

令人不安

又极其温柔

 

堤岸的岩石之路

通向那巨大的城堡

安静的

紧闭的

仿佛关闭了数千年之久

你的心在那里

可安好?

 

海潮退去有时

在海之初

岩之深

我从不怀疑

我们意识

紧紧相拥

永未分离

 

------2015/01/07

 

 

 

20)黑度

 

冥暗之内,神并不自外于尘埃

庄严在谦卑的怀抱中,

带着射手的箭

行驶于银河的隧道

忘了是星宿移动的快,

还是时间更快?

双脚踏进宿命的河流中,

才会真正知道它为你准备的激荡和丰饶

35)

仿佛从最遥远的星辰

我一光年一光年地慢慢向你靠近

我所经过的宇宙星河充满了探求你的讯息

我小心谨慎地不让自己燃烧过快

让每一条射线无尽地去震动属于你的秘密和召唤

直到我的轨道

可以完美地贴合你的轨道并行

34)

我曾一万次虚构过你,

如今, 你活生生的走来

带着自我清晰的自我面目

和曾经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与我擦肩而过的孤独

你说:

我是你的作者

正如你是我的作者一般

33)

我把给你的情书,

写进电脑、 写进硬盘、

写进风写进沙写进流水

写进我身体的底部

写进我腰椎的第四节第五节

几乎想写进我的子宫和耻骨

神也不得修改一个字

直到时间把一切爱欲蒸煮

让我明白

当我们讨论爱情的时候

不过是在讨论对爱情的感觉

而那个感觉像伽玛射线

一旦射出,就一往无回地冲向太阳

灼热、 迷狂又销魂

 --- 2016/2/21

33)

罂粟是一种玫瑰

玫瑰是另一种罂粟

不死的爱欲如海

海底是火山、鲜花、

和旅行过满世界的新鲜肉体

不能怪责春风,也不能怪责蜜蜂

在我的蕊心里

是塞壬的歌声

酒神的狂欢,和 Eros的宠蛇

对于每一个闯入者,

从此, 罂粟不再在罂粟的山里

玫瑰也不再在玫瑰的谷中

--- 2016/2/14 上海

32)

它哭了两回

一回短另一回长

一回干另一回嚎啕

一回在1978, 另一回在1979--2016--某年某月某日

在伪道德和真血脉筑成的堤岸下,

一个女人在奋力划着船

有人叫她疯子

有人叫她道德背叛者

它叫她母亲

它并不仅是一个女儿

它是她和他历史的女儿

它是一地鸡毛和头顶月光的女儿

它不希望它是一个女儿

它是她自己

一个裸泳者

从大渡河到长江尽头

按住业力的黑鸟的头

和嘴

让它在完美的理性之宁静里面

停止其无尽的呱噪

“嘘------ 你们的历史到此为止!”

- 2016/01/29

31)

不可以狂

但可以敢

不可遏制地在奔跑

在穿过无数空房间的时候

倘若撞见另一个不停奔跑的人

看着他满脚的血和闪亮亮的眼睛

那就是我的爱情

修改于2016/01/17

30)

我抓住了小精灵的尾巴

又让她逃走

比古希腊比古巴比伦更久的是

小精灵daemon 的年轻

那种被永恒之火灼烧过的年轻

我把身体拱成巨大的水塘

任由她来其中荡漾

水塘底,两只兽在纠缠争斗

一只叫勇气,另一只叫恐惧

小精灵从不仲裁或者调和

只是悄悄告诉我:

主人喂食哪只兽,哪只兽就会赢

 --- 2016/01/13

29)

踏上凝视当下的雪橇

一条腿是时间的意志

另一条腿是空间的想象

你滑过老天使和蜘蛛女的华尔兹

你滑过过神父的祷告和僧侣的诵经

你滑过南京东路和沙漠里的明珠

你滑过那个情人和他甜蜜的告白

你滑过的每一步

都充满奇迹和迷人的弹性

因为,专注就是至高的祈祷

--- 2015/01/07

28)

倘若新年有什么诱惑的话

那就是早起的诱惑

在情人还没有苏醒的时候

在天空还未变透明的时候

你先成为你自己的精灵

然后让你的幻想超越任何事

6 am, 元月二日。

27)情诗一首

时间锦袍上最华丽的一角上

无法摆脱的激情

与无处而逃的爱情

戴着同一个面具

情人们,既是一片肉也是一片心

从脚底 到脊背 再到耳朵根和手心

肾上腺和副交感神经交织的秘境

如果能让你抱住我

情愿失明!  

---- 2016/0101

26)你的手指

你的手指

搅动了我身体之上的海洋

在那里, 一条巨鲸之路

把100个夏夜之后的月亮洗的 很白很白

每一处白色月光里

李白、里尔克、 佩索阿的魂灵

沐浴着孤独的圣泉

孤独,

即是你我游离于世间之外

又是进入全景万物的入口

  1. 母亲的白羽

突然看到, 河流的这头

23)来自未来的信使

从黑月到新月

夜, 浓缩成一声激昂的吠叫

孤独的狮子

从东亚走到西非

等着迎接一位神秘的先知信使

那是四十年后的我自己, 踩着时间烽火轮

微微地笑着招手说

“万般皆好 just flow! " - 2015/12/15

22) 慢半拍

对于总是慢了半拍甚至一拍的人而言

空间的静默

是否能带来时间的强留?

在慌乱的物质主义之外

树根在生长、细胞在更替、 两个幽灵在头顶搏斗

那是渴望永恒的自我

试图把肉身打醒  ---2015 /12/07

21)怀疑

我怀疑咖啡与红豆

我怀疑宝石与砖头

我怀疑人民币和美钞

我怀疑你和我自己、 中国与美国

我怀疑信仰和救赎

我怀疑了我们对神圣的渴望

也怀疑了批判和异教徒

可是我其实什么也不是

存在的,始终存在

我怀疑的不过是

我对于所有存在的感受 -- 2015/12/06

  1. 故事

贪婪地,我吞掉我的故事,还有我母亲的、我爷爷奶奶的

因为吃的太饱太圆,我咕噜噜地从山顶滚下来

滚过三线建设的公路,滚进了城里、海边、甚至漂洋过海了

那些故事们藏在胃壁之后、整齐排列于脊柱两侧

安静地长成一颗颗种子,发着国王一样的冲动的芽

那些嚷嚷着要看我的故事集的朋友们,不要着急

待我把手中理想的箭头一只只全射向太阳

我会躺下,剖开骨肉

给你们看看那些故事的开头

2)食尾蛇

逃逸了概念、 时间和对文字的想象

冲出了碎纸机包裹的结局

食尾蛇不断咬食自己的身体

直到,那一瞬间咬无可咬,

它怦然掉入意识的脐带

在宇宙的子宫里

天空蓝的不像话

而失重,

是唯一的回家方式因是因非

3)神在山顶之上

经过无数歧义的窗口

一个个自以为宇宙中心的炉灶

正蒸汽腾腾

因是因非 因非因是

是亦一无穷, 非亦一无穷

时间,轻轻地笑了

而真相,

稳坐在山顶

冷冷地看着

山脚下不断争吵的人们

----- 2015 年 八月18日

4)致友人YW

我代表

星星、月亮、暧昧的夜色和正大光明的晚灯,

代表繁花、青草和盛夏的果实

无比郑重地向你表示关心

祝愿所有友好与不友好的细菌

都不与你为敌

然后大海也羡慕了,天空也嫉妒了

嫉妒我如此关心你

而你不过

只是吃坏了肚子而已

--- 2015 年八月16日

8) 归乡

没有真正的故乡

除了天上

诏书和墓志铭

早早书写停当

密匙藏于血液

亿万次撞击心房

可叹 我目盲

待我切碎了时间

咀嚼了因果

把那命运之花狠狠尝

才惊觉

先知,从未停止歌唱

当迷鸟瞥见归途

便骤然长出天神的翅膀

-----作于 2015 年1月

9) 传奇

老人们说,

那时候,还不是故事的开头

那时候,有大地、河流、树木和风

还有神、爱和痛

神的妻子爱上了魔鬼

欢愉在舌尖

颤抖在喉头

SITA 之于RAM 之于RAVAN     (注: 三个梵文词为印度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中的人物)

牧人的歌从此有了新的名字

神的孩子,还是神与魔鬼的孩子?

她的名字像个咒语

从歌者的喉 爆破而出 直击长空

女武神立于原野

几百世轮回的土地

怀玉而行

不言不辨

剑已归鞘 复行何处

她说,从从前的神话

去到下一个传奇

------2014圣诞上海家中

(其中的三个英文是梵文中表示三个神的名字)

11)无知

邪恶, 倘若彻底,实属罕见

无知, 从一到百,不觉新鲜

那些“正义凛然”的声音啊

微博上、微信上、小界面、大屏幕

无所不在

天朝的府上、街头、巷尾、乡村里

生机勃勃

放学路上我想说,

叔叔阿姨伯伯婶婶

省省不知底细的同情和道义感吧

有人演

你们也陪着演

入戏太深 演的太妙

台词绝美 念白真切

如此一般 傲慢与偏见

从此我不讲方言

从此那个地图上的小城

意味着离开、身后、 再见

无知

一种现代黑死病

小城有,大城更甚

蛮子和文明兽

网上网下  城里城外

小丑着皇帝的新衣

声势浩大地

癫狂 走过

12)无用

一流的、二流的、 三流的、

不入流的

国际的、乡土的、广场舞的,

在桃花流水面前,

统统无关

大抵无用

黑象白马灰的雪

才是相思

似乎一无是处的美好

只待你经过

博你一笑

无用的我,

等有闲的你

撞到怀里来

把我的无用 好好端详

---2015 02 01

14)长夜

长夜, 无了我

你也未曾来过

秋千

荡了他们去月上

方 —— 见 ——

混沌开了

又合

卷了那六便士而去

纽因特人说

太阳早已不在从

旧时的冰界限上升起

-------于2014冬至夜,上海

15)慕

火车、诗句、和你

渴了我的眼

只能把你

一饮而尽

亲吻, 无处着陆

恰好 ——

爬满树干屋顶

月还未落

太阳照常升起

-----2014 圣诞夜

16)情诗一首

每次见到你

都仿佛走在波涛汹涌的堤岸

那壮阔翻滚的海浪啊

是我的情欲

令人不安

又极其温柔

堤岸的岩石之路

通向那巨大的城堡

安静的

紧闭的

仿佛关闭了数千年之久

你的心在那里

可安好?

海潮退去有时

在海之初

岩之深

我从不怀疑

我们意识

紧紧相拥

永未分离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